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女神只能在心中YY了
女神只能在心中YY了

女神只能在心中YY了

大概是在八年前,那时我还是一个中学生,读高三。由于我们那个地方是个小县城,四面山水围绕,白云常年浮游其上,或许因此得其名白云城。正所谓钟灵毓秀,一方山水养一方人,这里盛产美女。走在大街上随便一瞄都如同看模特在走台。而且个个都是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不像大城市那些人造的假美女,人前光鲜亮丽,人去楼空后褪下那层胭脂水粉伪造的面具时简直惨不忍睹。

  我所就读的白云中学是方圆百里最好的,按我们当地的说法,只要踏进白云中学,就基本上半只脚踏进大学的大门了。这所中学当然是汇聚了全县的精英,由于是有偏于文科的传统,美女更是群英荟萃,各显风骚,被誉为是美女集中营。

  故事的女主角之一叫纪灵雪,她是隔壁班的班花——虽然她就读的是理科班,女生资源少,但是所谓「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本地美女资源好啊,当然得是灿若桃花,美若天仙,放在美女如云的白云县城也绝对算得上是上品。

  她身高168cm,胸围95cm(G罩杯),腰围60cm,臀围90cm,算得上是完美身材。除了一头乌黑发亮的秀发用一条白手绢扎成马尾辫甩在身后之外,全身皮肤白皙,风摇柳摆柔若无骨,五官精致面容清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忽闪忽闪,天真无邪,灵气逼人。尤其是那个秀气笔直的鼻子,一呼一吸间,鼻翼微动,娇喘微微,呼气如兰,令人如痴如醉。关键是,她皮肤白皙细嫩,仿佛用手一掐就能冒出水来,所谓一白遮三丑,更何况,她丫的本就是一级品!

  每次她从我们班的走廊娉婷地经过,饱胀的胸部仿佛要把胸前的衣服撑破,所谓单衣试酒春衫薄,丰满的乳房在衣服里面顶出两个蒙古包,多少男生希望在那里面敖包相会啊。紧绷绷的薄薄衣服印出灵雪的内衣的轮廓,在背后突出一颗明显的搭扣。细细的胸罩吊带仿佛承受不起那沉甸甸的乳房,被拉得紧紧的贴在灵雪皮肤上,几乎要嵌进那水一样的肌肤里。

  我曾无数次幻想要自己是那根胸罩的吊带多好啊,能把灵雪紧紧的抱在怀里,呼吸着灵雪醉人的少女的清香。捧着她的丰乳随着她的步伐一起一落的揉着她的酥胸,吮吸着她娇嫩细腻的乳头,吻着她散发出少女体香的肩膀、脊背、腋窝、酥胸该有多美妙啊。

  尤其那软软的腰肢随着丰满的屁股左右摇摆,如弱柳扶风,颤颤巍巍。娇翘光滑的屁股在裤子下面一上一下的扭动,好像在向我招手,来啊,来啊。

  我刚好坐在窗户边的座位,偶尔有幸竟能看到灵雪内裤的轮廓,由于还是中学生,灵雪的内裤从形状来看还是比较保守的平角类型,可是保守的内裤显然包裹不住灵雪丰满富有弹性的屁股散发出来的迷人的诱惑力,反倒是有一种欲盖弥彰,欲迎还拒的淫欲。

  那清凉的裤子布料好像是在灵雪光滑水嫩的大腿上站不住脚,随着灵雪轻盈的步伐一上一下的摩擦,在灵雪屁股的最突起处仿佛要爆裂开来,被绷得紧紧的,几乎要透出皮肤的肉色。而在灵雪双腿根部,裤子则被灵雪大腿挤出一条条深深地沟壑,一会被拉成直线,一会被挤成横线,仿佛在跟主人嬉戏,散发出迷人的幽香。那香味就像鸦片一样让人浑身酥软飘飘欲仙。真想变成一只小虫子睡在她那些沟壑里闻着灵雪少女的体香整天的睡觉……全班的男生都向窗外行注目礼,课桌底下清一色的的升旗仪式,脸上温度上升起码两度。都在脑海里幻想用艺术家的眼光把灵雪剥光,贪婪的抚摸灵雪的柔若无骨的身体,舔舐着灵雪水嫩的肌肤,吮吸灵雪大腿根部那神秘的桃花洞潺潺的泉水,脱光了衣服在温暖的泉水中冲走一整天学习的疲倦。

  意淫的大门一旦打开就一发不可收拾,幻想插上淫邪的翅膀在灵雪身边不断盘旋俯冲……

  我伸出滚烫的舌头在灵雪细嫩的阴蒂上打转、吮吸,让灵雪婉转如莺的呻吟充斥耳际,余音绕梁,三日不绝。再把怒胀的阳具轻轻的推进灵雪温暖湿润的桃花洞中,挤开层层叠叠的阻碍,让龟头泡在灵雪大腿深处,慢慢的进进出出,刮着少女嫩嫩的阴道壁,黏膜与黏膜之间的摩擦加上幽香湿滑的淫液的润滑,发出「噗唧噗唧」的声响,耳边回荡着灵雪淫荡而婉转的叫床声。

  「雪儿,你的身体好烫好软好香啊,嗯啊,好舒服……雪儿,你下面好多水啊,你的小逼紧紧地包裹着我的阴茎,我的龟头,好紧,好舒服!,雪儿,我爱你!」我抱着灵雪不断地奋力在她两腿之间冲杀,灵雪泛滥的淫水从阴道源源不断的流出,顺着白皙娇嫩的大腿流到地板上……「嗯啊,嗯啊,啊,要死了,在深入点,嗯嗯,嗯嗯,啊,喔……亲爸爸,用力点,就这样再来,你干死我了,好舒服啊,嗯嗯,啊啊……就是那里,就是那里,好舒服,用力顶,喔啊…… 老公,啊,啊。爸爸,干我,干我,爸爸啊,嗯啊,啊……」一直干得灵雪神志不清,胡言乱语,亲爸,老公一顿乱叫,小女孩有点恋父情结也属于正常吧。

  窗外灵雪的背影渐行渐远,思绪再次飘回脑际。

  我火热的阳具上面暴涨的血管好像柱子上面盘踞着的降龙,正吐着信子,跃跃欲试。灵雪大腿根部流出的淫液越来越多,粘糊糊的粘在阳具上,四溅在望的大腿上,好一副淫乱的场景!

  淫荡的气氛越来越高涨了,性器官摩擦「噗唧噗唧」的声音越来越急促,阳具在湿滑的阴道里进进出出,不断地带出一股股白花花冒着泡泡的淫液,淫水湿润了灵雪整个丰满的大屁股,一股股的淫液甚至汇集在一起沿着灵雪光滑的大腿汩汩流到地板上,光滑的水磨石地板显得更加淫荡湿滑。

  我双手抱着灵雪的腰肢,让她像一条发情的母狗趴在地上,四肢着地,稳稳的立住。我站在灵雪丰满淫荡的屁股后面,操起粗大的阳具在两瓣雪白的屁股之间奋力驰骋。龟头冠时不时把灵雪鲜嫩的小阴唇整个的带出,翻转包裹在我火热粗壮的阳具上,呈现充血后淫荡的半透明色。再狠狠的齐根插入,连灵雪肥嫩的大阴唇几乎都全部捣进了阴道。像两片刚出锅的馒头的阴部顶端闪着淫液光芒的阴蒂也因充血而显得异常突出。

  我一只手揉着灵雪柔软富有弹性的乳房,用食指和中指夹着鲜红仿佛透明的乳头,轻柔的搓着,剩余的手指和手掌稳稳托着一边硕大的乳房根部,并用臂弯拢住另一边的乳房,慢慢挤压,松开,挤压,松开。这样灵雪整个蒙古包似地酥胸就被我搂在怀里,不断的摇晃。由于重力的拉扯,灵雪两只大乳房像溶洞里面粗壮的钟乳石,不同的是,这两支钟乳石不但酥软富有弹性,还周身散发出少女的奶香。

  「啊,爸爸啊,我的乳房揉得好舒服,再揉啊,乳头,乳头立起来了,爸爸,好胀啊,嗯啊……」雪儿微张着小嘴,香舌伸出来打在下嘴唇上,一丝丝湿滑的口水挂在舌尖向下滴在地板上,和阴道里流出来的淫液混合在一起,整个地板一片狼藉淫荡……

  灵雪显然被我揉得忘乎所以,「依依呀呀」嘶哑的叫着,仿佛有一股气塞在胸口咽不下去也吐不出来,只感觉一阵阵的快感从胸部不断传到大脑,乳头因充血而涨得又胀又大,像一颗粉红的乳香草莓。

  我另一只手当然也不会闲着,一边用臂弯搂住灵雪的腰肢,一边用手掌捂住灵雪隆起的肥嫩的阴部,食指沾满灵雪阴道流出来的淫液,轻揉着凸起的阴蒂。

  阴蒂是女人最敏感的地方,突然受到食指的袭击,灵雪猛的打了个冷战,阴道猛的射出一股淫液,浇在我的龟头上,顺着粗壮的阴茎流了出来,四肢一软就要倒地。要不是我手臂搂住,灵雪非得摔个狗吃屎不可。这一滑,差点把我阴茎从灵雪湿热的阴道滑出来,我粗壮的龟头刮着灵雪鲜嫩的阴道壁,翻出了里面鲜红的泛着淫光的阴道内壁。像一朵盛开的出水芙蓉。我差点没把持住射了出来。

  我深深吸一口气,让火热的阴茎冷却一会,再猛的齐根杀进。灵雪爽得高潮迭起,浑身筛糠般的颤抖,恰似辣手摧芙蓉,淫风扶弱柳。

  「爸,啊啊,亲爸爸,我,我,我受不了了,舒服,舒服……死了……啊,嗯啊,我,我,老公,爸爸啊,你慢,慢,慢点啊,老公,老公,嗯啊,啊,啊,啊……

  哦,喔,啊,啊嗯啊,爸爸啊……嗯……干死我了啊……」灵雪被我肏得分不清除东南西北,亲疏贵贱,阴道壁一阵阵的紧缩,高潮一波接一波的到来,淫液一股股的往外射出,仿佛灵雪阴道就是一个泉眼,而且,是一眼温泉,可以不断的引出地下的火山水。我粗壮的阴茎在温泉里面泡得越来越胀,简直要喷出火来。

  我知道,雪儿即将达到高潮的顶峰,雪儿,享受这一切吧……我一边加强食指的揉搓,以便加快阳具的抽插,采取九浅一深的淫龙戏珠技巧,「啪啪,噗唧噗唧哦」的性器官碰撞的声音和灵雪淫荡的呻吟声此起彼伏。

  雪儿整个阴户都被我肏得肿了起来,可还是不断地奋力挺着屁股迎合我的肏练。阴道口的淫液由于摩擦被挤成一团团白花花的泡沫,好一副淫靡的场景。

  「啊,我不行了,亲爸爸啊,啊啊,嗯啊……」随着灵雪一声悠长的呻吟,灵雪火热的阴道里面射出一大股滚烫的淫液,兜头盖脸的浇在我通红的龟头上,我只感觉腰部一麻,阴囊袋一阵紧缩,海绵体一抖动,马眼里射出一股滚烫的精液。

  我猛地顶住灵雪的肥嫩的屁股,简直要把阴囊都要捣进灵雪紧窄的阴道。龟头紧紧顶住灵雪的花蕊,一阵狂喷,我的亿万子孙随着这股精液喷洒在灵雪湿润的子宫壁上。被这一浇,灵雪子宫壁一缩,再次喷出一股淫液。

  「啊,嗯,嗯啊,要死了……」

  灵雪失神的呻吟着,满脸失神与迷茫,可又充满了满足的微微上扬的嘴角,说明了她的性福……雪儿终于攀上性爱的最顶峰而爽晕过去,双腿无力的分开着,任一股股淫液混合着我的精液从红得肿起来的阴道口流出来。浑身战栗像是赤身裸体站在冰天雪地一般,又像风雨中的一叶扁舟,在暴风骤雨中不住的摇晃。

  我也终于全身脱力,慢慢松开双手,把灵雪仰天放倒在地。

  灵雪水嫩的脊背贴在淫水花花的地板上挤出一串顽皮的泡泡。灵雪紧闭着双眼沉沉地睡去,雪白的面颊因刚才一波波强烈的高潮带来的一抹绯红,恰似雪山里的一朵雪莲。

  而灵雪嘴角因强烈的快感而微微上扬,露出愉快的表情。鼻翼因高潮余韵尚未完全退却,一阵阵喘气,一紧一舒,呼气如兰,可爱无邪。

  由于青春无敌,虽然仰面躺在地板上,可是丰满高耸的酥胸丝毫没有塌陷的感觉,仍然高高的耸立着,像是两只草原上的蒙古包。白皙的乳房上面一道道红印就是我用力揉搓的杰作。两粒充血鼎立的乳头像两颗熟透的红樱桃点缀其上,让人恨不能时时刻刻含在嘴里吮吸。白皙透明的乳房皮肤下面一根根血管都数得清楚。

  灵雪此刻就像是童话里的睡美人,等待着王子的一吻让她苏醒。可是谁知到,这个睡美人刚刚在我的胯下承欢时候的淫荡的模样,与眼前清纯美丽的中学生简直判若两人。我那疲软的阴茎不禁再次向眼前的晶莹剔透的少女点起头来,我忍不住再次趴在灵雪身上施展淫威……?

  【完】